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公司新闻

桃树的来历

发布时间:2019-9-15

桃树的由来

 

  《山海经·海内北经》记载,远古的时候,在天边无际的荒原中,有一座大山叫成都载天,山中住着一位顶天立地的巨人叫夸父。炎帝神农氏生后土,后土生信,信生夸父。夸父不愧是炎帝的后代,不仅身材魁伟,眉目英武,而且有胆有识,因此受到部落里所有人的尊敬和爱戴。

  他身披虎袍,足蹬马皮靴,两只大耳朵上各挂一条黄蛇,两手也各握着一条黄蛇。这蛇使他更显威武,而且他曾用蛇毒治好了部落里许多人的病。虽然看着很吓人,但是夸父的性情却并不暴躁,反而很天真,富于幻想。夸父自幼求仙访道,得异人传授,学会一种善走之法,走起路来,逐电追风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。因为他跑起来健步如飞,两足生风,因此人们称他为夸父。

  远古先民在长期的农业生产中,认识到阳光决定了季节。先民认识到太阳从东面的大海中升起,落入西面禺古,禺古阳光最充足,如果迁移到禺古就能永浴阳光,夸父想如果能拉住太阳,让它永远停留在天上,就能让人间光明永在。如果在把太阳上面的黑斑擦掉,太阳就会更明媚,更透亮。夸父发现太阳在夏天喷吐了过多的光和热,到了冬天却毫无威力,懒洋洋的。如果把这些情况告诉太阳,让太阳平均分配光和热,那么就会四季如春,没有酷热也没有严寒。

  夸父想了很久,立下宏愿,决心去追赶太阳,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。于是随身携带着一跟手杖,就这样出发了。

  太阳升起来了,夸父仰天长啸,如离弦之箭,两腿生风,向着西斜的太阳追去。他迈开双腿,像一阵风似的跑起来,眨眼之间就奔跑出了几百里。太阳对夸父来说,是鲜红的,滚热的,跳动的能源和力量,是伟大和辉煌的权力和智慧,是希望和未来。太阳就是一切。追到了太阳就追到了一切,浑浑然宇宙间,茫茫然天地间,寂寂戈壁里,恢恢大漠中,粼粼黄沙上,猛地兀然生出一个夸父:脚踏在黄沙上,抬头就看见那红的日,鲜红的血,滚热的心,血管在跳动,肌肉在膨胀,正如那赤热的太阳。万里黄沙卷起一阵烟土,大地呻吟,大海颤栗。

  太阳坐在车上悠然西行,猝然看见一个巨人像一座大山一样压来,不由惊呼:“妈呀!快跑,巨人来拉!”羲和在空中炸雷也似甩了个响鞭,六条蛟龙抖擞精神,风驰电掣般朝前飞窜。夸父大吼一声:“跑什么?”脚下用力,瞬间越过了千山万水。

  太阳坐在车上悠然西行,夸父在地上执着地追赶。可是无论他怎样用力跑,他和太阳的距离永远是那样不近不远。

  龙车驰至悲泉,太阳一滚而下直趋虞渊。这巨人已经越过了千山万水。他一路没有休息,慢慢的离太阳越来越近。他追赶太阳到禺谷。太阳落到这里洗浴后,就在巨大了黄河水。但是这样显然对夸父的干渴之感觉完全无济于事,他依然口渴难忍。于是夸父挣扎着踉踉跄跄到河边转过身,又连着将渭河的水喝干。但是焦渴的感觉,仍旧是那样凶猛,那样暴烈。

  夸父挣扎着转身向北海跑去,想去喝大泽里的水,大泽又称瀚海,在雁门山北边,是鸟雀繁衍后代和更换羽毛的地方,方圆千里,碧波荡漾,是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水源。是解渴的好去处。可是夸父还没有到达目的地,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倒了下来。

  夸父倒下去了,就如山崩地裂,江河大地为之轰轰做响,行将坠入禺谷的太阳也肃然起敬,把金色的余辉撒在夸父的脸上。但见他长叹一声,把手杖奋力往前一掷,化作了绿叶茂盛、鲜果累累的桃树林。夸父遗憾的闭上了双眼。在倒下的时候,夸父仰天大笑几声,魁伟的身躯便沉重地倒在了黄褐色的土地上,两条黄蛇仍挂在他的耳际,他依然威严无比!夸父的尸体变成一座大山,后人成为夸父。他用自己的血汗膏脂肥沃土壤,生发出方圆数千里的一大片果树林,姹紫嫣红、硕果累累,树木枝繁叶茂,果子鲜美甜润,让天下追求光明的人们在漫漫长路中,遮阳蔽雨、充饥解渴、奋然前行无比的若木上休息。到第二天再升起来。这时,夸父已跨入光影,处在大光明的包围中,他的眼前是一团极大极亮的火球。夸父兴奋地张开双臂,想拥抱太阳,可是,可是怎么拉?怎么如此的焦渴难熬?哦,夸父奔跑了半天,洒尽了浑身的汗水,他怎么能不渴呢?夸父追近太阳,经受着火球的燎烤,他怎么能不渴?

  夸父蹒跚着、踉跄地来到黄河边,伏下身子一口气喝干。

安平唐贝主营:盆景专利系列产品,形状为中国传统汉字。   版权所有:安平县唐贝苗木专业合作社  2006-2019   冀ICP备14007933号-1